李兆霖的琵琶

1abaa26ddbec19eb835571d98ecbff5a.jpg

琵琶,是传统弹拨乐器,已有两千多年历史。从头至尾,共六相二十四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因为其技法是所有民族乐器中最为繁杂也是最难的,所以有“民乐之王”的称呼。

李兆霖一只手把鲁班尺按在老红木上,一只手拿着木工笔沿着尺在红木上划线。这块背板,就是琵琶背面似半梨形龟背的木板,是最难做的部件。

323b043a8d203c260ad4202e3682f312.jpg

李兆霖在红木上划出轮廓后,便抡起斧头开始往红木上劈。随着斧头挥舞,一片片木屑从马凳上落下来。经过十几分钟的劈砍。红木终于呈现出梨型。这时李兆霖把斧头换成刨子,骑马一般骑在红木的一头开始刨。斧头劈是粗加工,刨子刨是中加工。当刨子把背面包理得像模像样后,就要开始用沙纸打磨。

背面加工好后,李兆霖便把背板翻过来,一只手握凿子,一只手抡锤子,开始在背板内壁上凿。琵琶主体由底板和面板组成,二者共同组成了琵琶的共鸣箱。

7d7db4b67a806df9f81895e9cdc1a320.jpg

9655d074e6517a1af47ea9dc76cf008f.jpg

f67d8ce5ec1e25b0e4cc7930049234b1.jpg

面板是用来振动发声,而背板则是用来反射声音的。面板的厚度,影响着琴弦发声;背板的厚薄,影响到声音反射的强度。而凹槽的深浅也会影响到音质的好坏。

“一把琵琶好不好,其厚度是关键,‘多一分太肥,少一分又太瘦’,有时多刨了一刨,或者少凿了一凿,板就废了,得重头来。”抡着斧头在背板上劈了几十斧头后,李兆霖就累得满头大汗,接下来的工序已经无力演示,只能以说代演。

f4bbca4c98e0dedaf45f3465c226cd7e.jpg

老爷子做木工累了,把蓝大褂往椅子上一靠。“老太婆,今天不干了,琵琶伺候!”或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,李兆霖时常会坐在院中的竹椅上,搬起板砖一样的花梨琵琶,开始弹奏一曲《十面埋伏》,接着又是一曲《大浪淘沙》,最后用《霸王卸甲》收尾,算是喘口气。

“很多人都认为琵琶是女人的乐器,其实恰恰相反,琵琶是民乐中最阳刚乐器。古往今来,最好的琵琶手,都是男人。原因无它,琵琶质量越好越重。品相好的琵琶起码都在十斤以上,弹琵琶也是件体力活啊!再者,最有表现力的琵琶曲也都是武曲。‘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’,琵琶古时的角色,不是抒发小情小调的,是战场上的冲锋号啊!”李兆霖说道。

51de0511e737d4d91cfe7251abfa9616.jpg

没想到老爷子看起来弱不禁风,但是却钟爱武琵琶,走的是威猛路线。不但精于琵琶制造,琵琶演奏也有独门诀窍。据说李兆霖的琵琶演奏启蒙老师便是琵琶演奏名家陈午嘉先生。如果李兆霖先学的是琵琶演奏而不是琵琶制作,中国的琵琶界可能会少一位苏作工,但苏州的琵琶演奏界也许会多出一张名片!

e323cd92f3c8f3a2eb4d9cfafbd2746e.jpg

女司机

女司机吐槽

關注即將消失的老手藝,關注一切有意思的人、事、物

用户评论(
  • 大头鬼

    2017-09-20 22:18

    琵琶很难学的